用市场经济解决城市发展不平衡问题


发布时间:2012-02-24
 

凤凰网财经讯 由中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、国家开发银行、深圳市人民政府和凤凰卫视[3.07 6.23%]共同主办的“国际城市创新发展大会”于2012年2月23—24日在中国深圳举行。澳大利亚前总理约翰·霍华德称,整个社会大家可以看到,有些地区经济发展比较发达、比较富裕,有些地区还是比较贫穷、比较落后,要找到一个解决办法的话,你要继续进行这样的改革开放,继续推行市场经济,允许学习资本主义一些好的管理,允许企业家让他们有更多自由发展的空间,鼓励私营企业的发展,这样才能够使很多国企实现私有化的过程。

以下是发言实录:

【现场提问】尊敬的嘉宾、尊敬的主持人,在这里我想提一个问题,我是深圳大学建筑与城规学院的老师,教的是区域规划的课程,所以这个问题可能相对有点大。相对于我们今天的主题,可能是跟城市化衔接更紧密的课题。

都知道我们国家现在正面临城市化快速阶段,走过这30多年以来我们国家的城市化在空间上是不平衡的,特别是深圳这样特殊区位,大量人口都涌入到东部沿海地区。接下来我们进入到下一个发展阶段是一个什么样的形态?在空间上该怎么布局?其实是困扰我们中国规划人员一个比较大的课题。现在各地都在积极地寻求发展、寻求均衡,东部、中部、西部都要发展、要崛起、要跨越,那么我想问霍华德先生,您刚才提到澳大利亚是资源大国、人口小国,而中国是人口大国、资源小国,那么我们东部沿海地区的发展在您看来还有多大的成长空间?或者在城市规划大的空间布局上我们该作出怎样的应对?想听听您的意见。

董先生,您作为全国政协副主席,在我们国家的整个区域空间发展策略上有什么见解?也想听听您的高见。

谢谢!

【约翰·霍华德】我自己有一些经验,因为澳大利亚也经历了快速的城市化发展的过程。但是它有一点跟中国不一样,因为中国现在目前正在经历的城市化跟我们的背景是不一样的。我刚才发言的时候讲到了,在20世纪开始的时候,我们60%的人口已经是生活在城市里了,现在80%人生活在城市。所以,两国的情况是完全不同。有些因素不一样,有些因素大家都很熟悉。

但是我可以这样设想,或者也可以作为我的一个建议,大家经历不同,可能给到的经验,或者是给出的建议也不同。

未来讲到中国的城市化应该怎么样走,应该很大程度上是取决于它的经济发展怎么走。这些决策,我们可以看中国的历史发展,尤其是上个世纪,1979年邓小平先生决定进行市场改革的时候,那个时候就作出了决定,我们要学习资本主义国家的一些东西。有了这样的政府决策,中国一定会开始它的市场化,经济发展也一定会加速。

可以看到,资本主义所特有的市场经济,市场经济一定会推动国家的发展。中央、省级政府、地级政府也会继续作出不同的努力来完成自己的经济发展任务。像深圳在过去自从改革开放30多年来,也经历了很快的快速发展。从历史上来讲,也是一个很大的转变。我们也可以看到市场经济,以及城市化,为整个国家带来了很大的益处。

我们的建议,中国要继续管理好这个进程,这是很大的一个挑战,整个社会大家可以看到,有些地区经济发展比较发达、比较富裕,有些地区还是比较贫穷、比较落后,很多的国家,包括澳大利亚,像美国、欧洲,也都有贫富不均的情况,亚洲国家也是,中国国内也有这样的情况,很多财富是聚集在富裕的沿海地区,这样的话引起一些落后地区的人民他们对于这样的一种情况的不满,很多的国家都会出现这种情况。

所以,如何治理好这样的一种情况,治理好自己的国家是非常重要的。我自己的个人意见,要找到一个解决办法的话,你要继续进行这样的改革开放,继续推行市场经济,允许学习资本主义一些好的管理,允许企业家让他们有更多自由发展的空间,鼓励私营企业的发展,这样才能够使很多国企实现私有化的过程。通过这一系列的努力,才能保证中国经济不断向前发展的态势。

我讲到要维持经济发展的态势,经济发展的时候能够减少人们对贫富差距的不满。这个问题20、30年前我们也经历过,但是中国的发展路径跟澳大利亚不一样。很多人首先要在短期之内脱贫,这个跟我们是不一样的,我们是经历了工业化之后进行城市化,和中国是有点历史原因上的不一样,所以这要取决中央政府跟省级、地级政府的努力,取决于政府的发展、经济的发展

北京市西城区政府主办 北京市西城区科技和信息化委员会承办

ICP备案序号:京ICP备案序号:05060914号

地址:北京市西城区二龙路27号 邮编:100032 EMAIL:WEBMASTER@MAIL.BJXCH.GOV.CN